• “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有鸟儿在我们窗前做窝。”妈妈看着窗外微微颤抖的绿叶,随手关掉了流着细小水串儿的水龙头。 我嘴里的电动牙刷嗡嗡作响,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觉得眼前的纱窗实在是黑了点。 妈妈说的是那棵和我差不多大的芒果树。 ...

  • 感谢

    2020-04-06

    那年,春雨。 我坐在车站亭子下的长椅上,看着对面站牌等待车辆的人。他们个个都带着口罩,脸上的表情,我看不到。 我觉得奇怪,他们怎么了? 我想过去看看情况,但是站在亭子边上,我犹豫了。 因为,我看到了有个老妇人怀抱中一只婴孩大小的蝙蝠,它那泛着幽光地血红色眼睛,正狠狠地盯着我。 我瞬间感觉血液倒流,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连忙坐回原来的位置,左手撑着座位,右手在胸口不断调整呼吸。 “嗤——”对面来了辆公交车,是黑色的。 我不由得将好奇地目光投了过去。 那辆车不是很长,有点像面包车,透过车窗,...

  • 2020-02-06

    早上七点多的家属区自然不会有市集的那般喧闹,能传进耳朵的动静无非是邻居关上的门,厨房里叮叮咚咚的早饭准备过程,和厕所里按下冲水的马桶。除了一些带着日常生活气息的乏味声音外,几乎听不到人类的谈话声。 “起床!快点!”母亲照例来到床前催促,只是今日的催促不似往日温和,没有冰凉的双手不断翻开她恨不得合上的上下眼皮,她便知道昨晚点下的饵丝废了母亲不少时间。 冬日起床讲究的是恨决,考验的是意志,对抗的是倔强。她这么想着,咬牙掀开被子开始快速穿衣。这份温暖的云朵最终被“上学”或者“上班”吹散。 “快点洗漱。”看...

  • 假如我年少有为,是否结局不同,等我以后赚到了足够的钱我就给你买喜欢的衣服,大大的房子,再定制一对戒指,最后带你去各地旅游嘻嘻。 只是,假如又是什么?...

  • 最近,家门口又新开了一家牛肉面,吃了几次,都觉得味道一般。有时候莫名会很怀念上中学时,学校门口开的那家牛肉面馆,想起就会觉得唇齿生香。 上学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安安稳稳听课的好学生。每次到上午第二节课的时候,肚子已经咕咕叫了。早上上学前吃过早...

  • 耄耋更相宜

    2016-05-01

    果如二弟所言,10月4日刚过12点,叔叔一行就回到了他魂牵梦绕的故土。当精神矍铄的老人开门下车的那一瞬,颇多感慨油然而生:从山西大同到易县老家300多公里的路程,过去坐火车绕北京得走两天,如今乘汽车走高速仅需半天;1947年叔叔应征入伍时单枪匹马,六十多年后回...

  • 平顶山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一座长方形的平顶山周围的地下竟然储存了黑色的煤炭和白色的食盐,山前有一条河叫湛河,它是黑白矿藏的分界线,头顶湛蓝的天空,脚下流淌着碧绿的河水,所以简称湛河。 自五十年代末开始开采煤矿,这里由一个无名小镇很快变成了一个新兴能源工...

  • 医患关系不是陌生人关系,患者既然把他们的生命健康托付给了我们,我们就应该为他们尽职尽责。也许他们会对我们的服务不满,也许他们会给我们以冷眼;也许他们会对我们怒吼,也许他们会对我们挥拳,我们都应该满心地承受,我们都应该虚心地纳谏。因为:山不高不灵,钟...

  • “行行好吧,各位好心人,我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我路过那条大街,已经不知多少次的听过这句话了。而我也只是淡淡的瞥一眼声音的来源,就冷漠的走开了。以前我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漠了?我经常都会有这个疑问。然而每次深入的细想时,都是以一句...

  • 冰糖葫芦

    2016-05-01

    眼前一个小小的铺子,橱窗里看上去暖暖的,我想也没想,一头扎进了里面。刚一进门,就与一股暖洋洋的香气撞了一个满怀:呀,好熟悉的味道!我抬起头,果然还是那一家卖冰糖葫芦的,还是那位老人,手中娴熟地串着糖葫芦。那些已经做好的冰糖葫芦,一串串晶莹无比,透明...

总:9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