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山

推荐人:91知木鱼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0-04-08 15:48 阅读:
  某家属区后面有一座山,能从这个山口爬到市中心的游乐场,一直走下去就是市中心的公园。这便奇了,谁也不知道当年是谁踏出这条路,修好这条路的。

  “周末爬山去呀,爬完了顺便在游乐场玩几把呀!”

  “公司团建爬山去呀!”

  “大年初一爬山去哟!”

  ……

  有了后山,这个家属区的休息日,逢年过节都更添几分精神。

  可爬着爬着,人们觉得不对劲了。

  “哎呀,这土路咋这么陡。”

  “哎呀,这段路怎么这么秃。”

  “哎呀,这里垃圾怎么这么多?”

  “哎呀,这里怎么这么臭?”

  没有人能回答他们,因为乱扔垃圾的人已经走远了。信号发射塔孤零零地听着人们的抱怨。

  “小型飞机场怎么没人放风筝了?”

  “芒果园怎么没芒果了?”

  “三个古亭怎么这么脏了?”

  没有人能回答他们,因为打扫这些地方的老一辈已经走远了。红色的塑料袋孤零零地看着人们丢下更多的垃圾。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呀。”老人们总是会边走边折路上突出来的枯黄树枝,费了劲地拔出来,被身后的年轻女人一声呵斥:“妈!别拔了!就你拔!”

  “长出来,”母亲正在折一根略有些扎手的树枝,“不就挡了路了吗?”

  “就你折?!”女儿不满意了,“别人不也没管吗?”

  “瞧你说的!”母亲像是有些无奈,“谁也不管,以后哪里有路走?”

  女儿不太高兴,却也想不出什么法子反驳。倒是一旁的孙女拍拍手,“外婆说的真对。”

  “得得得,就你俩对!”女儿拦不住了,任由一大一小拔着多余的挡路的干枯树枝走。

  “这里有株仙人掌。”外婆走到芒果园,在孙女无比失望的眼神下看见了一株绿色的仙人掌。

  “芒果园怎么荒废成这样了?”孙女看这眼前布满灰尘的木棚,那真的是个木棚,木头撑起小木头,下面的长凳则是一根横放着的从中间剥开的树干。只是挂在四角的红飘带已经破破烂烂,布满灰尘。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偶尔摇动几下。

  “以前也是这样的。”女儿摸着女儿的背,“不过那时候热闹些,你也小了点,正合适。”

  “这株仙人掌是人专门摘种的。”外婆看着那长势喜人的仙人掌,得出了孙女怎么想都想不出的答案,这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是吗?”女儿凑过来,看了看周围光秃秃的沙地,“可惜只活了这一株。”

  “那谁给他浇水呢?”孙女不懂,会有人爬到三分之一的地方,给一株仙人掌浇水吗?

  “那不知道了。”外婆和女儿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溜达着去了不远处的信号发射塔下。

  “信号发射塔建在这里啊。这么高,唉,以前真是辛苦呀。”孙女嘟囔着,看着信号发射塔上蓝蓝的天。

  “以前这片山林,也是有人养护的吧?”孙女问妈妈。

  “那是当然了。”妈妈笑笑,“你看现在不也在山门那里写着负责人吗?这一路过来的红油漆,不也是他们写的电话和警示吗?”

  “防火,防塌方。还有的地方用钢丝网固定了裸露在外面的石块。”女儿点点头,脑子勾勒出一个故事。

  发现这座山有护林人的是个老人,退休后依旧每天爬山健体。

  老人在第一个古亭打过太极,在第二个古亭眺望过风景,在第三个古亭撒下一堆瓜子皮。他一边爬,一边看着高大的树木逐渐从他的头顶,缩到他的脚边。人变高了,树木却矮了,竟然是此消彼长。

  老人擦了擦汗,准备下山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人什么也没做,只是在爬山的过程中,多带了一壶水。在第三个古亭外擦擦汗,洗洗手。看着那点流水很快浸入到沙土里,留下更为深层的颜色。

  直到有一天老人爬的远了些,正在用手扇着风,却发现了一个勉强刷了墙面的脏兮兮的垃圾站。

  “有心了,有心了。”老人看着垃圾站,里面的垃圾已经占了一地,微微撒发着味道。“就是不知道多久收一次。”

  老人看见后也就罢了,晃荡着准备回去了。

  想来也是,若是没人收拾,这山早就遍布垃圾了。没什么稀奇。

  下山的路上,看见了一个扛着铁锹的中年男人,背后的篓子里有些小苗苗。

  “种树那?”老人没忍住,停下步来问小伙子。

  “是啊,工作噻。”中年男人也停下来,友好的唠起了嗑。

  “能活不?”老人背着手,眼睛里是闪着的光。

  “种路边边,总有人洗手,小孩上厕所。”中年男人抹了把汗,“老人家,我们也不白干啊,总有几颗能活。你看二亭那会儿子,秃得哟,现在不也有点草了吗?”

  “哦哦,辛苦哈,小伙子。”老人点点头,“那还要定时浇水不?”

  “要,肯定要噻。”中年男人点头,“还有人专门看石头、土块块,松了要上报的。”

  “有心了有心了,那垃圾?”

  “肯定有人收噻。”中年人此时爬在了老人后面,他上山,老人下山,老人伸出一条腿蹬着上一级的台阶,微微仰头看着中年男人,听着中年男人操着一口四川话,“否则不得熏死个人咯。”

  “是,还是辛苦哈,小伙子!”

  “也没得说,”中年男人摆摆手,“老人家我先去了哈,免得晚点儿热得很。”

  “去嘛去嘛,慢到去。”老人也摆摆手,继续下山去了。

  而中年男人继续爬山去了,想着以前的护林人。

  以前的护林人,名字红艳艳地写在山上的石头上,可人们不喜欢,总感觉像张大字报,不仅不高兴,还不吉利,换起来还特别麻烦。于是有人提议建个碑,把名字刻在上面,可后来又发现,立块碑在高处,费劲,而且显得做作,护林是大家的事,哪能标榜自己呢?大家的脸皮都还很薄呢!而且一代又一代地加名字,那碑就算是正反两面,也不够啊!

  “哪那么麻烦,”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好方法,要退休的护林人忍不住了,“这山上,第一点的种了菜;偶尔还有几只鸡,也不分哪家的,也没人偷没人抢的。咋做个护林人还非要写个名?没拿钱吗!”

  “那也得让人晓得有人看着这山啊。”

  老护林人不说话了,隔天提了个油漆桶上山。一路走一路看,这地太干了,枯死的树木太多了,可不能有火,于是他刷刷刷地写上了“拒绝火种”、“禁止抽烟”;这地树木还小,得有个“防护山林,人人有责”;这块土松了,岩石都风化了,还是要固定一下,回去问问有没有铁丝网……

  这一番折腾下来,几个护林人忙来忙去,拍照、上报、填材料、上山维护,忙得昏天黑地,牙酸背疼的,实属辛苦极了。但再也没人喊着立碑写名了,看着就憨厚的名字,写在山上等着人笑话吗?不如省点力气多干活。

  “这山护林人叫啥啊?”下山的途中,孙女突然闻起来,外婆和女儿摇摇头,“咱不知道,但是社区肯定知道。”

  “那护林可是个辛苦活。”

  “那也得干啊,”母亲点点头,扶着外婆走过一个土坑,“谁不辛苦啊。”

  女儿听了没说话,只是用脚踢开了挡在前面的枯树枝,一家三代慢慢下山去了。

  下到山脚,三人看见熟悉的石板路和家属楼,看着山门贴着的公告,深深吸了口气,“是有点累。”

  “所以他们还是挺了不起的。”

  “是啊,真是了不起的人们啊!”

  “你小干果吃完没?没乱扔垃圾吧?”

  “当然没!咱是什么人!”

  “哦,那就行,咱回家洗手做饭吧。”

   本文链接:http://www.25q.cn/meiwen/4518.html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