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感悟生活 >

推荐人:91知木鱼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0-02-06 18:23 阅读:
早
  早上七点多的家属区自然不会有市集的那般喧闹,能传进耳朵的动静无非是邻居关上的门,厨房里叮叮咚咚的早饭准备过程,和厕所里按下冲水的马桶。除了一些带着日常生活气息的乏味声音外,几乎听不到人类的谈话声。

  “起床!快点!”母亲照例来到床前催促,只是今日的催促不似往日温和,没有冰凉的双手不断翻开她恨不得合上的上下眼皮,她便知道昨晚点下的饵丝废了母亲不少时间。

  冬日起床讲究的是恨决,考验的是意志,对抗的是倔强。她这么想着,咬牙掀开被子开始快速穿衣。这份温暖的云朵最终被“上学”或者“上班”吹散。

  “快点洗漱。”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母亲叹了一口气,将醋、酱油等调料按照比例地加进碗中。“牙膏都给你挤好了,快点刷牙洗脸,出来吃你要吃的饵丝。”

  “真不想上学。”她嘀嘀咕咕地,一把把牙刷塞进嘴里。

  “我还不想上班呢,”母亲一把关掉煤气灶,将一条条看起来软软糯糯地,带着热气的饵丝舀进碗里。她闻着那荡开的汁水,迟钝的脑子开始输送感官。加紧用力刷了几口,一把打开水龙头准备接水漱口。

  “诶诶诶!小点!”母亲看到水龙头里的水气势磅礴地冲出来,在漱口杯杯底激越地摆动,再一次进行了反弹飞溅。不由得伸手关小,“这么浪费,以后看谁养得起!”

  “你不就养得起吗?”她吐出最后一口水,抽掉肩上的帕子,就着冷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唉,热水不用,偏要用冷水。”母亲看着她身后架子上的浅黄色喷子,里面盛好的水静静地不起一丝波澜。

  “你也不早说呀。”被冷水冷得牙齿打颤的她立刻转身将手和帕子一起浸入温水中。

  “自己不观察!”母亲冷哼一声,端起两碗饵丝走出了厨房。

  客厅里很快有了人带来的温度。

  她吸溜着又软又滑的饵丝,看着母亲一边吹着热气,一边咀嚼的样子,觉得自己又被这热气熏得有了几分睡意。

  “快吃快吃,”母亲碗里的饵丝消失得比她的快得多,“快20了!要迟到了!”

  “烫!”她无数次怀疑母亲的嘴和自己的嘴感受得不是同一个温度。

  “你挑起来吹吹就好了!”母亲看着面前的小巧闹钟,“快点!磨磨唧唧,迟到了!”

  “……”她不在说话,低下头扒着饵丝,嚼得腮帮子都痛了起来。

  “吃不下了。”她看着还剩下的小半碗饵丝,放下筷子准备去拿书包。

  “就吃这么点!”母亲看着她那个样子,忍不住唠叨起来,“你这身体怎么办哦!”

  “哎呀,行了。”她背上书包,此时正费力地套鞋子,“就你话多。”一早上的唠叨嫌弃让她眼眶都红了起来,差点哽咽出声。

  “别人我还不乐意讲了。”母亲翻了个白眼,捞过她剩下的碗,几口扒拉掉那饵丝,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起身准备收拾碗筷。

  7点23分,她终于踏出家门,沿着平台快步走着。

  7点30分上早自习,早自习之前还要交作业,怎么说她也要赶着26进教室!这么想着,她甚至开始奔跑起来。

  带着沉重的书包,她感觉她肩膀酸的快要断了,嘴里也开始干涩起来。

  好在离学校不远,她终于在27分冲进了教室。

  “作业作业。”刚放下书包,她就掏出几张卷子,确认自己写了名字之后,快速地递给了组长。

  “可是我已经给课代表了。”组长看着她递过来的作业,指了指正要出门的课代表,“快去快去!”

  组长甚至很好心地帮她喊了一声课代表:“唉!等等!”

  她交完卷子,一屁股坐了下来,终于安下了心。

  “今早读语文。”她看着站在讲台边上的语文课代表,转身去翻书包里的语文书,可翻来翻去,她都没看到语文书。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我们翻开课本。”早自习的铃声响了起来,语文课代表开始领读。

  她急得眼泪都冒了出来,她想到昨晚为了熟悉那篇背得磕磕绊绊的课文,母亲专门在睡前拿着书,听她躺在床上背,时不时纠正她的错误。完了以后专门放在了床头柜前,告诉她明早记得收。

  她怎么,怎么就忘了!母亲也是,干嘛不帮她放进书包。

  急得狠了,她连母亲也一起怨上了。虽然她内心深处清楚地知道母亲是为了锻炼她,甚至专门提醒了她第二天收拾。

  “你没带吗?一起看吧。”同桌看她深吸一口气,在书包里找了半天,只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睛,料想她也是急得快哭了,把书摊开放在桌子中间,指了指正在读的段落,开始小声的读了起来。

  “谢谢。”她感觉自己的难堪总算是消退一些,用这比平常还小的声音,开始读书。

  语文课在下午。她想着,中午在托管老师那里吃完饭,就回家拿书吧。

  她的心略微安定,读课文也顺畅多了。

  门突然开了,语文老师走了进来。环视一周后,等着大家翻页的空隙,语文老师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我下午有些事情,和体育老师商量了一下,语文课换到上午第四节。”语文老师看了看墙上的课表,“你们就下午第二节再上体育课吧。”

  大家没有异议,接着读起了书。而她闻言简直要哭出来。更可怕的是,语文老师开始环绕班级,一边检查卫生,一边看早读情况。

  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求你了,不要看我!

  她在心里呐喊者,心跳得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眼睛快速瞄着墙上的时钟,恨不得时光飞逝,一下子过到第四节课下课。

  “你书呢?”可惜,墨菲定律永远是这样的及时。虽然我们在小时候并不知道这个定律,只是本能的觉得,每当我们遇到不会的问题时,老师总会点到自己的名字。无论你是低头祈祷,还是假装镇定地看着黑板,出丑的永远是那个想要逃避现实的自己。

  “忘,忘带了。”她脸上的温度又升了起来。

  “怎么回事!”语文老师皱着眉头,看着埋头的女生,还是退让了一步,“那你记得去隔壁借本书,下次别忘了。”

  “是,是。”她唯唯诺诺地应了。

  “好啦,别担心了。”待到老师走过她们,旁边的同桌稍微凑过来一点,“这下不就好了!”

  “嗯。”她长出一口气,突然明白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放下来的心很快被周围嗡嗡的读书声所覆盖,她听着听着,紧绷的神经便开始变得迟钝,两眼也变得朦胧。

  早读40分钟,竟然要一直出声朗读,读得学生们口干舌燥,可又不得不扯着嗓子继续读。因为每当他们歇下来,年级主任紧绷的脸就会闯入教室,雄厚的男声或者尖锐的女声就会把全班同学“激励”一番。

  隔壁班的读书声多么响亮,你们班安安静静,好意思吗?

  大早上的就打瞌睡?像什么样子!课代表!让他们读出声!

  困了就站起来读!就是坐着让你们太舒服了!

  ……类似的“激励”总是让同学们心生“愧疚”,于是刚歇息一下的喉咙又不得不开始工作,学生们的喉咙就像个风箱,嗡嗡嗡的,又不得不拼着力气拉动。遭罪。

  他们怎么不自己试试读40分钟的书呢?她这么想着,眼睛几乎要合上了。

  “你干什么呢!”突然传来的雄浑声音吓得她瞪大了眼睛。就在不远处的一位男生,她认得,爸爸同事的儿子,是个小胖子,看起来呆呆的。

  “睡什么睡!你昨晚没睡够吗?!”不等她继续回想,年级主任的“名言”已经响彻整个教室。

  “没,没。”那男生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竟然稀里糊涂地和年级主任唱了反调。

  真糟糕。她这么想着,果不其然看见年级主任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没睡够就回去睡!学校不是你睡觉的地方!”

  “不不不,睡够了,睡够了。”男生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认错。“下次,下次不会了。”

  年级主任冷哼一声,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安静下来的班级,全班同学都惶恐地盯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终还是网开一面:“记着你说的话!不要让我看到有下次!”

  “是,是。”那男生连忙点头应了,全班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要是被年级主任点名通报了,班主任不知道还要怎么罚他们呢!

  “看什么看!读书!”年级主任最后还是扭头走了,留下一群人茫然地看着马上要走到8:10的时钟。

  她此时是被那雄厚的批评声惊出了一身精神,背后的温度升了起来,她怀疑自己出了一身汗。但是这身汗很快又随着逼人的冷风消退下去,她打了个喷嚏,如愿听到了早自习结束的铃响。

  早上的劫难,似乎终于度过了。

  翻开文具盒里抄得整整齐齐的课表,赫然在目的数学使得她一阵头晕,终于忍不住,软绵绵地趴了下去。

   本文链接:http://www.25q.cn/meiwen/4512.html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