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土不合羞之第八章醉守花雕院

推荐人:安大人 来源: 原创 时间: 2020-01-14 08:57 阅读:
  花雕酒香醉过往,酿者卧觞幻月廊,人人皆道痴心郎,生生世世守厅堂。

  自花妖娆离开时,杜允贤就跟孟婆要了一株彼岸花,种在了幻月井旁边,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反反复复百年时光。

  此时已经迎来的新的时代,而花雕客栈也由一开始两层小房,成了摩天大楼,原本隐藏夜晚郊区的梦魇之地周边也有了现代建筑。

  杜允贤一身黑色西装,瘫坐在幻月井傍边,望着井里明月的倒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妖娆,你是不是迷路了?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吗?几百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没来?”

  安静穿着酒店服务生的衣服,拎了两瓶花雕酒放在了旁边,“杜哥,你今天又出去了?”

  “嗯,还是没有妖娆的消息。”杜允贤打开酒,狠狠地灌了一口,砸了一下嘴,苦笑着说,“这个女人是不是在外面玩疯了,家都不想回了?”

  安静正在纠结要不要将花妖娆没有喝孟婆汤的事告诉杜允贤,尽管阎罗王说过不能插手他们的姻缘,可是见他如此颓废,真真是于心不忍。

  “杜哥……”

  “不用安慰我,我知道她最重情谊,不会不来的。”杜允贤有些醉意,扶着幻月井站了起来,“我答应过她,会娶她,就会一直等着她出现……你去忙吧,我回房间了。”

  安静点点头不再言语,坐着电梯去一楼接待。

  而杜允贤摇摇晃晃地来到最高层,那间只属于花妖娆的房间,啪嗒一声打开门,月光将整个房间照的通亮。

  花妖娆的画像挂在床的对面,杜允贤打了个酒嗝,来到床边坐下,望着那画像诉说思念情肠。

  “妖娆,你到哪儿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杜允贤又灌了口酒,接着将酒瓶摔在地上,瓶子碎了,里面的花雕酒在接触到月光的一瞬间被蒸发。

  随后,花妖娆从画像里走了出来,她眉眼含笑,款步而来,杜允贤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眼中的泪也随之掉落在她身上。

  “妖娆,我好想你。”

  “我知道,所以我来了。”

  杜允贤眉头微蹙,将对方甩向一旁,“给我滚!”

  “怎么了,我是你的妖娆啊!”

  杜允贤站起身冷眼看着拍在地上的花妖娆,“果然是我身上的戾气助长了你,一道小小的痴念竟妄想取代妖娆,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花妖娆战战兢兢地幻化成一团黑雾,空灵又刺耳的声音传来:“我是被人遗弃的痴念,可是从没有想取代花妖娆,我只是见您如此颓废……”

  “我还用不到你来可怜!”杜允贤蹭的一下来到黑雾面前,一掌拍在黑雾里,接着一道惨烈的声音响起,黑雾消失不见,他厌恶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与胸怀,“又要泡两个小时!”

  安静坐在一楼,听着顶楼发生的一切不由地苦笑,此时圆月逐渐消失,他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关门,而门在关闭的瞬间被人重新打开了。

   本文链接:http://www.25q.cn/meiwen/4460.html

赞助推荐